Wednesday, 30 January 2013

  • 《慎防落入政策思維誤區:


    《慎防落入政策思維誤區:從奶粉事件看施政眼光問題》

       先此申明立場,對於水貨問題,筆者是極度反感的。運送水貨本質是牟利行為,除涉及本土群眾利益以外,更有機會是走私漏報的違法行為,此舉已經超出文化包容的層面,筆者對此口誅筆伐,期望政府妥善處理有關問題。然而,近日政府高調提出的政策建議,聯絡供應商確保來源,卻令筆者意識政府對於政策出台合時,卻缺乏全盤思考,圖博一時掌聲,無望長遠解決問題。

     

      近日香港和內地族群關係衝突加劇,雙非問題持續,又爆出「港媽撲奶粉」的問題。政府盡速回應,高永文局長一方面聯絡奶粉供應商「保證」貨源,又回應指將以「更嚴厲措施」打擊相關問題。然而,高局長領導的政策局並無執法權力;保安局屬下的執法機構又沒提出有效措施解決問題。兩個局長未能統一口徑,反映出特區政府內部的幾個為人垢病的問題:官員行止官僚、部門各自為政、研究遠離民情、機構執行力弱。

     「光復行動」是港人對於政府無力執法而衍生的錯誤行為

       民間自發組成一系列「光復行動」,於港鐵沿線堵截水貨客,對部份市民造成不便,亦引起香港社會廣泛迴響。網民對於政府執法機關的執行力弱而產生「怒其不爭」的情緒,進行堵截行為意圖引起衝突,此舉並非全然仗義,部份激進者是立心衝擊水貨客以圖引起更深層的矛盾,政府如未能有效為民生把脈,了解市民真實想法根治問題,相信類似事件將擾攘不斷,一來政府無法建立管治威信,難以有效管治;二則市民亦無法增加對政府的信任度;第三,中央將對現屆政府的執政能力產生質疑,可謂影響深遠。

     「聯絡供應商確保來源」不治本也不治標

       回應水貨問題,高局長聯絡供應商確保奶粉來源,希望保障本地嬰兒有充足奶粉,其行動之迅速,可見他是真心為民的。然而筆者認為此舉無助解決問題,原因有三:

     (一)的確本地奶粉有質素保證,水貨奶粉問題源於國內中產對本地奶粉的無限量需求,如無法解決水貨客問題,面對新春假期國內來港旅客購物人潮、香港旅客回國帶奶粉自用及送禮人潮、還有不過年的專業水貨戶,政府如何「保障」奶粉足以應付香港嬰兒所需?

     水貨能走,自然是因為有「水位」。既然內地有強大的購買力作為誘因,除非奶粉供應商有天使光環在頭頂,指明「港人港奶」,不然奶粉依舊會落入水貨客手上。就算奶粉商希望緩解問題,下線的分銷商如藥房、連鎖店又何以有錢不賺?何況一切的消費行為最終大贏家必定是掌握生產資料的奶粉供應商。

     筆者推導,奶粉供應商就算「傾銷」,如果無法解決水貨問題,大部份的罐裝奶粉最後都會被送過關,這或許是供應商樂見的。

     (二)即使對奶粉進行限量配售,水貨客亦可以派出更多的「步兵」進行採購,轉移增加的成本價到國內消費者身上;或者和本地分銷商拆帳抬價。有關措施對於奶粉不足問題或緩解,但亦為本港市民帶來不便,當中包括如何驗證每日配售數量、驗證指定購買者、驗證指定購買點等等。最後的惡果是國內和本地的奶粉價格一同上漲,受苦的是本地母親。

    (三)有團體提出「港人港奶」的建議,這是一種落入誤區的思維方式,無助根治問題。近日政府施政愛用「港人專用」的概念,一來符合市民對於保護本土意識的口味,同時有效將其他外地族群進行區別,以示優越。筆者認為這種思維方式必須摒棄,因為這種「特區中的特例」思維,必須掌握生產資源,方可名正言順地有效操作,所以特例必須按性質進行個別考慮,如土地資源由政府作為資源開發者,是可控的。「水貨客」問題在於「水貨行為」而非「商品」,水貨客運貨生產資料不在政府可控範圍內,今天「港人港奶」,難道他日「港人港iPhone」、「港人港錶」、「港人港益力多」?結果還是馳禁不絕。

     「杜絕水貨行為」為中港共建雙贏之局

       筆者堅持處理奶粉不足問題不在於供應不足本身,而是在於本地需求量落超水貨客的接受程度。既然如此,政府應該集中火力於下遊杜絕,對於水貨行為進行嚴格把關。水貨流轉的關鍵在於運輸,執法部門應與運輸機構集中火力打擊水貨客,無使問題持續惡化。政府如能立即洞悉問題所在,出手干預,一來可顯示政府對時政的敏銳度高,得到市民支持;亦可顯示執法部門的上行下效,昭示管治能力。杜絕水貨行為亦顯示政府對部份港人對於深層次矛盾的過激行為的適當回應,舒緩部份港人的激進仇內情緒;聲音少了,中央喜聞樂見。最重要的是「港媽」們能在合理的價格內購買足夠數量的奶粉,這才是筆者行文的核心。

Who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