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07 January 2013

  • 藝術家那妻子

    名畫家薩爾瓦多達利和他的妻子加拉在晚年時曾馴養過一隻兔子;後來這隻兔子就和他們生活在一起,和他們形影不離。他們非常喜歡這隻兔子。

    有一天他們要出遠門,為了如何安置這隻兔子,他們一直討論到半夜。要把兔子帶著一起走是很難做到的,可是要把它託付給別人同樣不容易,因為兔子見不得生人。

    第二天,加拉在準備早餐,達利的心情一直很愉快,一直到他發現他在吃的是一盆紅酒洋蔥燴兔肉。他頓時從餐桌邊站起來,奔進盥洗室,想把他暮年忠實的朋友,他心愛的小動物吐進臉盆裡。

    加拉卻相反,她對她心愛的小兔子能進入她的內臟,慢慢地經過胃、腸,變成自己身體的一部分,感到很高興。她不知道還有甚麼比把心愛的東西吃到肚子裡更徹底的愛。和這種身體的融合相比,肉體愛情的行為對她來說,只不過是隔靴搔癢而已。

Who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