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07 January 2013

  • 少年Pi的漂流有多奇幻?

     
    (含劇透)
     
    只得一個印度仔、一隻老虎與一隻船,佔據了大半部電影,已經叫一般香港觀眾呵欠連連。除非少年Pi與老虎來一場不戴套人獸交,登上小島時迎接他們的不是密密麻麻的狐獴,而是數之不盡的大波索女,Pi回歸社會後再與奸險的叔父爭奪父母遺產,勾心鬥角,加幾場槍戰爆炸,才對香港人的口味。
     
    咩話?套戲想講宗教既存在本質?唔好扮晒野啦,我睇完淨係諗起好耐冇食過刺身囉!
     
    很遺憾,美國票房也不好,因為一般美國人直腸直肚,看不懂隱喻。反而,大陸捲起一片Pi熱,除了同胞情意結外,很大原因是在一個不能說真話的國度,大家習慣話中有話,對解碼特別熱衷。
     
    由台灣導演李安執導、改編自加拿大作家Yann Martel得獎小說的《少年Pi的奇幻漂流》(Life Of Pi),是一部層次豐富的傑作。
     
    從表層看,這是像湯漢斯主演的《劫後重生》(Cast Away)般,大難不死後孤身求生的故事。片中3D電腦特技一流,動物栩栩如生,船難場面驚濤駭浪極為震撼,風平浪靜的日與夜卻美得像油畫,充滿詩意。
     
    進一步看,可以與海明威名著《老人與海》作比較,老人與大魚的拉鋸戰,好比少年與老虎在船上爭地盤,象徵對抗命運的人生歷程。
     
    中年Pi對採訪他的作家說,聽過他的經歷,作家會相信神。於是有信仰人士,可能會這樣解讀:雖然Pi遇到劫難,但神一直沒有離棄他,在他口渴時安排大雨灑下,在他飢餓時安排飛魚撲來,在他絕望時安排一座仙境般的小島出現,但同時由蓮花中的牙齒,提醒他只是過客,不是歸人。
     
    然而,這樣解讀必須面對一個盲點,就是神沒有離棄主角,卻離棄了船上其他人,為什麼要大細超呢?很多整天將「感謝神」掛在嘴邊的人,只是想到自己受到眷顧,卻對世上苦難視而不見。
     
    故事最關鍵之處,就是臨近尾聲時,突然殺出第二個可能性。第一個版本中,鬣狗吃了斑馬,殺死猩猩,再被老虎吃掉。李安透過作家之口說得很白,斑馬代表水手,鬣狗代表廚子,猩猩代表Pi母親,老虎代表Pi。只有猩猩與老虎擁有名字,分別叫Orange Juice與Richard Parker,因為Pi不知道水手與廚子的名字。而Richard Parker,是歷史上船難食人事件的死者名字。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隻老虎。在絕境中,人會拋開所有宗教教條與社會道德,以獸性本能求生。直到Pi返回文明,獸性才離他而去。
     
    如果平得像鏡的海面還未令觀眾覺得不妥,小島便是一個重要的警號。那些理應在沙漠生活的狐獴,日為淡水夜為酸液的湖,包裹於林中蓮花的牙齒,就是奇幻原素,完全荒謬。李安還加入一個提示,有一個小島晚上的遠鏡頭,可以見到是橫躺的女人形狀。那並非卧佛,一來卧佛是男,二來卧佛姿勢應該是側身托頭。
     
    Pi在第二個版本指母親的屍體被拋下海,但這說法不合理,因為廚子很珍惜食物。Pi登上小島前,正是餓得理智崩潰之際。其實Pi吃的是母親屍體。令Pi清醒的林中蓮花,與他初戀女友的舞蹈前後呼應,代表良知,其中的牙齒象徵「進食行為」,對應摘取智慧樹果實了解真相的聖經故事。
     
    一邊是引人入勝的動物寓言,另一邊是殘酷的吃人現實,反正無法得知船難原因,也就是神是否存在,人性會傾向比較美好的版本,找尋一個寄託。
     
    這就是信仰的本質。
     
    少年Pi先後信印度教、天主教與回教,不是為了搞笑,而是作者故意模糊不同宗教之間的界限,歸納為「神」的概念。
     
    Pi最後可以做回一個正常人,有賴父母雙方的影響。重視科學的父親代表理性,相信宗教的母親代表感性。沒有理性,Pi無法生存;沒有感性,Pi無法生活。
     
    分析宗教,與宣揚宗教,有天壤之別,所以當美國總統奧巴馬大讚電影「以典雅方式證明神的存在」,實在頗為有趣。
     
    再談一個前後呼應的妙筆,Pi本來名字諧音像撒尿,但他通過巧思與努力,將名字轉化為另一種意義。這種再創造的過程,與Pi將吃人現實變成動物寓言,道理相通,不要以為那段情節沒有意思。

Comments (4)

About the Author

Who recommended?

Who gave the eProps?